芝加哥小熊:回zuki关于邓肯的篮球哲学

重新看一次ZUKI同学对石头哥哥的分析,仍然有意犹未尽的感觉。ROY说不要随意揣测TD的内心,但我们都看他打了这么多年,多少有点自己的理解和心得。

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认为TD是个非常固执的人,一旦他认定的东西,其他人很难改变他的想法。一直有人说TD很有风度,但是他的风度和大卫还有希尔的优雅气质并不一样,我觉得那只是TD的本性,他的本性宽容和隐忍,而不是说为了自己的形象或者为了别人的评价去做事。很多时候,他其实根本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他是在按自己认定的方式打球和做人。

说回球场上,TD的篮球哲学永远是篮球是集体的运动,他并不相信一人打败五人那种史诗般的胜利,尤其在NBA,在季后赛。这一点,2003夺冠之后他说过,在和湖人比赛之后他又说过。2003年是因为总决赛最后一场的准四双,当被记者问到会不会遗憾的时候TD表示他和比赛的胜利比起来,这个太过于渺小,甚至他都没有去注意到自己的数据,因为他在场上的表现,他的得分篮板完全是因为球队赢球的需要而拿。而对湖人的比赛那翻话是对科比所说,他认为科比可以在一些比赛中凭一己之力拿到胜利,但那是难以长久的,篮球终归要靠集体的力量,你必须相信队友,团结起来才能取胜。还有太多类似的话,比如TD对领袖的定义等等,都是他篮球哲学的佐证。

这种改变在我的意识里面来自于2002年季后赛败给湖人之后,那一年是TD打到目前最好的一年,个人进攻上,数据上,都无可挑剔。但那一年也是马刺非常尴尬的一年,青黄不接,有的比赛只能完全依靠TD的个人能力,所以对小牛的53分那种他个人发挥的经典常规赛也诞生在那一年。那一年是TD的第一个MVP之年,KIDD在数据上和TD相去甚远,TD在NBA的若干单项统计排名全部榜上有名,甚至罚球都创下了职业生涯最高,平均得分一举突破25,成为历史上数得出来的拿下2000分,1000篮板的人物。但当他真正拿到奖杯的时候,似乎所有人都为基德喊冤,为什么?因为KIDD帮助篮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投票人,甚少有人想到如果没有TD,那一年的马刺会是什么样子,不过幸运的是,TD拿到了奖,尽管很多人说那个奖是NBA偿还TD的,因为99年提前收选票事件的补偿。第一个跳出来的是奥尼尔,他声称MVP被TD打劫,我们当然可以把这理解为是湖马大战之前对媒体打嘴仗的调味剂。但TD却在这个系列里面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做一个人是无法打败五个人的。他拿着恐怖的数据,马刺几乎每次都能领先前三节,但到了宿命的第四节就每次都要被湖人反超,TD打得太累,肩负着主导进攻和防守的任务他的体力逢第四节透支,我们当然也不能忘记打湖人之前来自他家庭的噩耗对他有多大的影响。在队友支持的力量太过弱小的情况下,马刺输了,不仅输给OK组合,还输给湖人一群如狼似虎的其他队员。赛后鲨鱼对媒体说,TD拿到了MVP奖杯之后,只顾欣赏他的奖杯,而忘记怎么打球了。我想最后一场拿下30+得分20+篮板的TD一定在无奈的微笑并且真正开始思考。

从这个时刻开始马刺队内大卫和TD的角色真正转变,2003年我曾看到一段大卫的新闻采访,是马刺队内训练的时候,他望着球场一端正在POP指导下投篮的TD,用一种无奈,羡慕,又或者带着一丝惆怅的眼神缓缓的说:“我已经老了,现在我们的超人,是那个人,不再是我。”是的,TD成为了新领袖,他要秉承大卫的,或许就是不自私的打球,尽管其实球场上有时就是需要自私。

再来是TD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凡事不勉强。这个我觉得是他为什么有时候看起来有些消极的原因,比如昨天第一节手风不顺之后,第二节他几乎没有怎么尝试投篮和表现。整场比赛因为没有一个好的开始而完全陷入失常。我又想到了2000年季后赛他的受伤,那一年POP大打烟雾弹,说TD也许下一场就会出现在和太阳比赛的球场上,但一直到马刺被淘汰TD还是坐在场边,其实TD参加过球队训练,但是他觉得他的膝盖仍然有问题,仍然酸痛,所以POP没有勉强他上场。据当时的报道,TD说过如果他上场,也许马刺会因为他找不到节奏而把自己本来的节奏也失去了,当时这段话让当地媒体大光其火,认为这只是TD为了在自由人市场上保持健康,然后拿到顶薪的借口,甚至我也怀疑他的初衷,但请看2001年开季TD的表现,受到前个赛季没有痊愈的伤病的影响,他完全在场上梦游,看他打球那么陌生,几乎不愿意进内线而游弋于外围投篮,命中率也大打折扣,防守的时候被无名小辈肆意欺负,那个时候我觉得,马刺如果真的拥有不健康的TD去打太阳,依然难胜。但TD那个时候还在一场一场的等待自己节奏的回归,哪怕他自己认为已经失去了全明星首发的资格也不在意,他坦然说自己还没有找到方向。但在全明星投票结束前很短的时间内,简直像奇迹,TD在对国王的比赛中突然找到了节奏,像野兽一样凶猛,圣安东尼奥为那个熟悉的TD回归而一片欢腾。最终TD凭借周最佳挤掉KG在CW之后成为先发。我有种彻悟的感觉,TD为了他痊愈的一刻提早到来,而在前面的比赛中注意保护自己,不在乎一时的得失,让他和马刺看起来都能更强大的为季后赛冲刺了。

当然这是从前的TD,而现在又不一样了,大卫走了之后,TD是唯一的领袖了。上个赛季每次受伤他都去找POP心急的要复出。POP在和老尼尔森吃饭的时候说TD的伤比传闻的要严重得多,但不久他就在对森林狼的比赛中替补上场了,因为那正是马刺为了常规赛排名最关键也是最艰苦的战斗时期。

扯了这么多,一时也找不到头绪了,只是想说TD打了这么多年,有不会轻易改变的篮球哲学但也有为了适应领袖角色和球队胜利而不断改变自己本身性格的微调。他有失常的时候有失意的时候他看起来不在意,其实他一点都不愿意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