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的海:我的2004

我的2004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题记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2004于我到底有什么意义?我所爱的全部都一一离我远去。Spurs被Lakers淘汰,我挚爱的法国队和捷克队都被希腊无情的蹂躏,齐丹退出国家队,“梦六”折翼……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残酷。
我生活在一个富足的家庭,尽管我可以无忧无虑穿名牌,读书,上网,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下生活,但愈是这样我愈空虚愈孤单。手里攒着大把的RMB但心却如刀绞,父母物质上的富足,让我的精神更加无助。还好,上帝为我关上了一道门,却替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注视到了Tim Duncan,我的生活从此丰富多彩。

我会每天替Tim Duncan祈祷,每刻惦念着Spurs,就在这一复一日的挂念中,我与Spurs产生了微妙的关系,我们同欢忧。每次看到Tim笑,我就会高兴几天,每次看到他哭,我就会难过几年。我和Tim很像,外表冷漠单内心却充满抱负,尽管彼此素未谋面,但从心底懂得是朋友。当我失落时只要一想起他,便会相信地狱的背后是天堂,勇往直前地走下去。

2004是如此的残忍,让我的挚爱一无所获,如此伤痛。Spurs被Lakers淘汰时,我哭了,哭到急性肾炎被送到了医院。这几天我又哭了,但哭过后我学会了坚强。海明威说过:“英雄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击败。”对,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决不服输。渐渐的我明白了2004我也有收获,我学会了面对痛苦,也许与所爱的人一起难过恰恰也是一种幸福。
这是颠覆的一年,寒心的一年,更是教会我们许多东西的一年。冬天来了,春天是不会远的。在这世上,我已呆了16年,前15年在迷路,这一年找到了自己的路。我会永远支持Spurs,一起欢乐,一起难过。

(注:早想写一篇颇示己志的文章,但因为怕这里的刺迷笑话,所以搁浅了。很感谢这里的高手们,让我更加了解马刺,更加坚定不移的爱着马刺。今夜,我最挚爱的朋友开始了远方求学的旅程,我却因为高中要军训没有去送她一程,此时的我很惆怅。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Oh!我的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