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ki: 论美国队在雅典的失败

论美国队在雅典的失败

zuki 发表于 2004/09/03/18:52

说起来这个问题讨论到现在也有点没嚼头了,我也论不出什么新鲜内容,就当是个总结吧。

我眼中美国队奥运失败的五个原因:

1 美国篮协的尴尬
2 选拔机制的落后
3 活塞的冠军与布朗的执著
4 希腊公敌与裁判公敌
5 心理调适的失败

1 美国篮协的尴尬

这一条算是这次——或者加上世锦赛,这两次——美国队的失败在物质基础方面的原因。从梦之队那样的NBA精华的骄傲展示到“梦二”、“梦三”、“梦四”成为各大牌轮流作秀、拿个冠军聊慰平生的平台,到“梦五”、“梦六”彻底成为大牌们眼中的鸡骨头——连鸡肋都不是,这样的路程是一个商业体育联盟和一个业余体育联盟之间必然发生的故事。虽然两位队长的金牌梦想和一干球星需要证明自己的现实需求还能够保证这支美国队的档次不至于太差,但是另外四位NBA第一队成员的缺席让“梦六”与“NBA精华”无法挂钩。这样的美国队即使不是失去了前几届赢在起跑线上的优势,至少也是大大减少了在起跑线上的领先程度。

当琼斯苦苦捍卫自己参加奥运的权利的时候,当菲尔普斯期待着七枚金牌的辉煌的时候,当阿兰约翰逊面无表情地说出北京再见的时候,美国棒球队没有在美洲预选赛中出线,大威与鲁宾输给李婷和孙恬恬,美国篮球队一输再输,终于失去了奥运金牌——商业体育与传统体育之间的鸿沟中,金色或者绿色的物质是如此地赤裸。有评论说奥运会的商业化令其变质,而我分明看到了当政治影响力下降时候奥运会与商业体育之间的巨大反差。

事实上,这种大牌纷纷缺席的倾向,不仅影响了美国队的球员质量,还极大地束缚了美国队的训练和备战。虽然由于布朗的威信,这届美国队没有出现什么伤害战斗力的不和谐音或者出工不出力的消极行为,但是,至少美国队不敢安排中国队这么长时间的集训——这一缺陷对一支布朗领导的球队有多危险,我们都看到结果了。

而美国篮协,面对这一切,大概只有无可奈何地苦笑吧。

2 选拔机制的落后

我不清楚梦之队之前的美国队是如何选拔的,但是现在的选拔委员会肯定是被惯坏的一群,基本上他们选人只是在按照星光指数挨个打电话而已。没有射手、后卫线太矮、没有中锋都是批评又批评过的,我还想举两个例子:

一是甜瓜的入选。甜瓜留给许多人的良好印象在于过去一年里面的优异表现,更在于屈居国王之后没能拿到年度新人的不幸遭遇。虽然甜瓜有带领掘金杀入季侯赛的经历,但是他头上的光环事实上是以他的菜鸟身份为基础的。事实上,他只是一个有出色表现的一年级生——甚至并不如国王成熟。如果说为了吸引眼球的需要,詹姆斯有其入选的理由的话,甜瓜其实能起到的作用也仅仅是类似——这两个人,来一个就够了。然而甜瓜的人气让选拔委员会眼花,将其选入。结果呢?在热身赛上,甜瓜表现了他的能力和自信心,却没有在球场内和球场外的成熟度上表现出任何提高。他仍然是那个无所畏惧、勇而少谋、天真直率、缺少教养的甜瓜,本应该准备上大学三年级的甜瓜。于是,在奥运赛场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上场就投、投完就被换下的赌注式替补,这是那个激情掘进的领袖么?

二是斯塔德麦尔。事实上,斯塔德麦尔是一个非常好的球员,但是他所有的优点都和业余篮球相矛盾。一个NBA的劲爆小子,在奥运赛场上却表现得像一个连自己的肌肉都不知道怎么用的无脑男——实际上,真正无脑的人在选拔委员会里:一个依赖身体对抗、缺乏技术、不会传球的大个子,稍微用大脚趾想一下都知道不可能在联防面前讨到什么好果子吃,何况他在NBA的时候,防守的智慧就不足。然而选拔委员会不假思索地将其选入。结果呢?如果以奥运会上的表现为依据,这位力压姚明夺得最佳新人的十号新秀还不如第二轮末尾的西班牙白猩猩杜耶纳斯。艾米尔,我们知道那不是你的错。

这种事情的反复出现,充分反映了选拔委员会不负责任的态度,也许,什么地方的官僚组织都是一样的?

3 活塞的冠军与布朗的执著

如果说湖人和活塞要为美国队的失败负责,你知道我说的一定不是科比、奥尼尔、汉密尔顿和大本钟的拒绝出赛。事实上,活塞的成功不仅把老布朗推上美国队主教练位置,更令几乎所有美国队球员对这位老帅心存敬畏(可能只有安东尼是个例外)。说实话,没有这样一位主帅,可能美国队内的矛盾比湖人队内的要复杂得多。

然而,老帅在成功将队伍稳定下来的同时,在战术上却过于执著,令美国队大吃苦头。举两个例子:

一是阵地战中的传球第一的理念。事实上,可以说就是过多的传递让美国队在阵地战中无所适从。小艾?他只是计划、还没有开始改行当控卫。马布里?虽然仍有人常常提出他场均8个助攻的事实,我还是要说,首先他的助攻没有在一支阵地战为主的队伍中得到过验证;其次,去掉为助攻而助攻的一些空配等等花活,他助攻的数据并没有账面上那么惊人。以基德的视野和技巧,尚有人质疑其阵地战中的传球能力,何况小马哥!杰弗森?还在学习比赛中,在传球方面的经验、意识还是技巧,都不够用。而邓肯呢?且不去争论他的传球能力是否达到优秀的等级,即使优秀的内线传球手,如萨博尼斯和迪瓦茨之类,他们的传球也是需要一群默契的队友不断跑位制造传球机会。因为中锋的传球,除了inside-out之外,只有高质量的空切配合才能“直接起效”。奥多姆?也是一个善于传球的球员,并且占有衔接内外线的有利位置,但是奥多姆毕竟不是韦伯、加内特,而且,他的作用被定位在了蓝领上,得球次数让他的传球如何变成无关大局的因素。

真正斯托克顿式的传球能力在今天已经绝迹,这支队伍里没有谁有能力凭借自己的传球天分让传导成为球队进攻的武器。而无论国王、活塞,阵地战中的传导都是依靠平均的传球能力和默契的配合发挥传球威力的。美国队只拥有类似的传球能力而没有默契,所以,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没有目的、没有杀伤力的外围倒手,进攻时间快结束时的个人强行进攻,传球第一变成了安全第一,团队至上变成了大锅饭进攻,内线为主变成了内外脱节,实力强大的美国队,在传球的时候像中国队一样手足无措。

事实上,美国队一向不是以阵地战在奥运会上大杀四方的,而大范围逼抢、快速反击正是小马哥熟悉的套路;业余篮球对冲撞的严格要求几乎让突破变成了取分的保险箱,只要能完成三步上篮、碰撞上那些大个子,球扔不进去也有两次罚篮,而小艾的突破基本上在这次比赛中没有空手而归过;既然没有三分手,为什么不加强突破,增加全场或半场紧逼,打乱战呢?比赛中我们也看到,当小艾下定决心用自己的方式解决比赛的时候,美国队的进攻意外地有威胁的多,其内线优势也反而更明显。

第二、强打内线的要求。充分利用邓肯的优势,不等于要邓肯死守篮下,更不等于每球都经过邓肯。因为邓肯不是奥尼尔,美国队也不是马刺队。邓肯不是离开禁区就没有威力的中锋,他的威力正在于其广大的攻击范围。然而美国队的阵地进攻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不离开禁区的邓肯,一个位置太深,随时陷于联防陷阱中的邓肯。被强力包夹的邓肯没有奥尼尔式全硬吃的超常力量,也没有可以用投篮让包夹者付出代价的队友,只有利用自己的实力单挑对方两三人的防守,虽然效果尚可,但是绝不是他能力的全部体现。也许假设邓肯能和奥多姆轮流到高位策应、分球有点太理想化,不过让邓肯提到高位、拉空内线防守,给外线的突破、杰弗森的跑位创造一些机会并不算奇谈怪论吧?

但是布朗肯定担心篮下的失守,他忘不掉离篮越近成功率越高的法则,却没有想到美国队比马刺差得多的投射能力和战术配合能力会让邓肯深陷泥潭,让美国的进攻死板僵硬。既然没有足够的超级大牌,又摊上一支畸形的、缺乏足够磨合的球队,为什么一定要用常规思维去组织这支球队呢?

4 希腊公敌与裁判公敌

把这一条放在第四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假设:如果在淘汰赛阶段邓肯每场能上35分钟,美国队还会是冠军。前面说到奥尼尔,其实我很好奇奥尼尔如果来了雅典,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如果谁有途径,我确实想知道FIBA正式比赛中的进攻犯规纪录和三秒违例纪录是多少,而按照已经发生的事情推测,我想奥尼尔也许每场比赛都得坐上30分钟的板凳。

在我看来,邓肯虽然发挥受到很大限制,但是依然在多数情况下无解。然而NBA里面的老好人在赛场上却极不受待见,即便不能奢望像西班牙小新一样饱受裁判恩宠还要在地上滚上两滚撒个娇,至少也不至于落得个举着双手站桩还被吹犯规那么没人疼没人爱吧?生活是残酷的,希望威克森林大学的心理学学士不要落下哨音恐怖症。

也许美国队的rp实在太低了。且不说梦之队以来美国队屠戮诸侯的血债,也不说美国、塞尔维亚、希腊之间的恩仇,仅凭不择手段的布什总统的竞选广告就足够让美国人成为不受欢迎者。而球迷对西班牙、立陶宛的主队意识之强,不仅在美国队的比赛中,而且在中国队的比赛中都可以清楚感觉到。

单是球迷的爱憎还不足以影响美国队,可是裁判们的敏感感情成为了美国队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敏感多情的黑衣人,我坚决相信他们都有血红血红的公平正直的心,因为他们习惯性地同情弱者,对那些来自篮球第一联盟的家伙们组成的球队给予了人道主义的打击,而且他们充分顺应了民意,对欧洲球队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谁要说这群人是猪头我一定会感到愤怒,再聪明的猪也不会那么准确地找到美国队最有效的杀伤部位予以打击。多么美丽善良、敏感多情、冰雪聪明的裁判们,撒旦保佑你们!

有些球评只提到美国队不适应FIBA的规则尺度,我不殚以最大的恶意怀疑他们的职业,因为我买东西时候最讨厌因为不懂行而被人家恶意坑骗。

5 心理调适的失败

美国队在心理调适上的失败有两方面:对裁判尺度的适应和对自己以及对手实力的评估。

美国队确实不适应FIBA的规则和裁判尺度。抛开裁判因素,美国队依然会在犯规方面吃亏。但是,美国队员却日益产生了与裁判抵触、对立的心态,并且导致过分关注裁判判罚,不能专心投入比赛的状态。实际上在FIBA的规则下美国还是有一些可以发扬的优势的,比如突破,但是他们却没能主动想办法利用规则。按说虽然这些大牌们平时习惯了受到裁判的照顾,但是多年的职业经历应该让他们在应对不友好的观众和哨音方面有一定的抗压能力,不知道布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无论如何,从结果的角度看,球员们显得过度敏感,布朗也没有拿出对策,这一点没有人能逃脱责任。

而更没有托词的问题在于他们对待比赛的心态。他们总是在自负与自卑之间摇摆,胜利之后对自身状况的盲目乐观和局面不利时对自己能力的信心下降让他们在场上缺乏平常心,他们的精神支柱在被阿罗约戏耍之后就已经崩塌,再也没能矗立,在这一点上,全队同样都应负责。

最后,我还想说,经过这两次美国队的失利,网上有一种乱批NBA的倾向,不仅有人为裁判开脱,有人大肆为每一个在奥运会表现出色的没能进入NBA的球员叫屈,甚至连立陶宛三、四名决赛里面的变态三分都成了榜样。这些人大概很需要海尔冷柜清醒一下头脑:不用活塞马刺,就是热火小牛来参加奥运会也没有人能阻止他们拿金牌。这两次的失利并不一定能解决美国队遇到的问题,2008美国队也不一定能奋发雪耻,重现梦之队的辉煌,但是,目前世界其他国家与美国篮球水平上的差异事实上仍然是不可逾越的,不信,让立陶宛白熊阿根廷山羊西班牙兔子队加入NBA试试。NBA的问题,还没有达到能让一支真正的美国队失败的程度。对于中国篮球乃至世界篮球,虚心学习NBA,仍然任重而道远。